近期:雷安,杂食,BG不可

如果你觉得写手唯一的支出是键盘,那我一定用机械键盘打破你的头,让你知道什么是硬核系写手。

【雷安】分手,就现在!(3)

向哨雷安,过度章




塔楼的行政秘书是一位哨兵小姐,她总是弯着眼睛笑,暖玉一般的目光仿佛能掐出水来。相比其他顽石一般硬邦邦的哨兵,她更像一个贴心柔软的向导医师。然而外表始终只是外表,当丹尼尔再一次喝到什么都没加的黑咖啡时,终于考虑换个更贴心的向导秘书了。

“丹尼尔长官,监控室发来报告,安迷修少校的恐惧值下降了。”

“哦?”

秘书一抬手,终端折射出波形图——那是一条高昂的红色曲线,也是所有哨兵最为恐惧的红色指标。安迷修的证件照如他本人一般,即使不笑也带着温和的气息,分分钟就能拿去社区做妇女会榜样。前提,他的红色指标不是高悬警戒线之上的话。

在塔楼,哨兵的恐惧情绪被描绘成红色的数据线。而塔楼内的哨兵大部分是未成年的孩子,他们思想稚嫩,心灵稳定,加上有传奇向导坐阵,这座塔楼比任何地方都安全,因此他们的红色数据一般都在警戒线之下。

只有极少数人的数据会超过警戒值,比如某个双重人格的少年,又或者,某个没有向导陪伴的哨兵。

半小时前,安迷修的红色数据还高悬警戒线之上,半个小时后,他的红色数据呈现滑坡式下降,并在丹尼尔的眼前直接滑入绿色安全区。

白发的长官勾起嘴角微笑,轻轻敲击自己的终端,办公室的白色墙面上立刻显现塔楼内部的监控画面。

重叠的画面包揽整个塔楼的每一个角落,有正在上课的教室,也有准备餐品的后厨,甚至还有安全门背后偷情的年轻人。哨兵秘书没花多久就找到了目标,轻轻点击,那两个异常显眼的大高个就出现在画面中心。

棕色头发的温和哨兵瞪着眼睛,嘴里喋喋不休。不知道另一个人说了什么,他气得甚至直接动手,伸手就去抓对方的肩膀,也不管哨兵白皮书说了多少遍珍爱向导。

不过想也知道,能让这位以温和出名的哨兵表情变形,多数是黑发向导的错。与他们同期的人,谁不知道那个向导嘴巴有多毒辣,个性有多恶劣,内部通讯黑名单上,他一向独占鳌头。

他们在走廊中间毫无风度地扭打,旁边的少年也不管,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糖塞进嘴里,等他们打完。

从监控画面中听不到声音,但是想也知道,他们一定闹得不可开交,就像他们从前做的那样。然而路过的人们毫无所知地避开,甚至没发现有人在走廊上打架。

安迷修一个无影脚踢向雷狮下盘,雷狮抬脚踢开袭来的脚底板,毫不客气地一脚踩下,把安迷修的脚踝按在地上摩擦。安迷修嘶了一声,掐着雷狮的手指毫不客气,直接朝着手肘的凹槽就是狠狠一指插进去,雷狮当即脸色一变,酥麻的手臂不得不松开安迷修的脖子。

卡米尔站在旁边,嘴里含了一块糖,手里拿着一块魔方,手指灵活地翻动,两分钟排列好了魔方,又打散,再排列,自顾自消磨时间。

那两人从以前开始就这样,一个没有哨兵的风度,一个没有向导的温柔,见面就掐,要不是塔楼里禁止哨兵和向导私下打斗,说不定在他们结合之前,早有一方被另一方打死了。可惜,还没分出胜负,他们就像两块相性不好的磁铁,被强行结合在了一起。

卡米尔看了看还在掐架的两人,尽管眼前的形势看起来不怎么好,但是属于大哥的那根神经却比任何时候都要跳跃。名为雷狮的那根神经,像两道峭壁之间的绳索,一阵翠绿色的春风吹来,立刻晃得像要断掉一样。

冷漠的少年勾起嘴角,少有地露出笑容。

令人快乐的多巴胺加速分泌,不断涌入脑海。一向跟性格同步恶劣的笑容挂在脸上,嘴上说着傻子骑士,出手却比任何时候都兴奋。

安迷修抽了抽嘴角,对雷狮的神经病式兴奋无言以对,但是他又有什么立场去说雷狮。手底下仿佛生了根,摸上那个人的手臂就无法撇开。无处可说的思念在每一个细胞中流动,想要更多,想要触摸你,想要感受你的体温,想见你。

呸,安迷修在心里唾弃自己,狠狠心收回摁在雷狮上臂的手掌。

皮肤上丢了一块温度,雷狮眯眯眼睛。那张写满傻乎乎的脸孔僵硬着,眼珠子恶狠狠地瞪着自己。与其说是憎恶的目光,不如说正在询问什么。真是一如既往地傻啊安迷修。

“怎么,要哭了吗安迷修,大点声,让你家的小向导也听听。”

安迷修一拳过去。

“醒醒吧雷狮,今天就是你最后的逍遥日子!”

卡米尔舔了舔嘴,感受嘴里越来越淡的甜味,刚才吃的糖已经化没了。他摸了摸口袋,不出所料, 那已经是最后一颗,再不补充糖分的话……

“安迷修。”

虚拟投影从安迷修的终端跳出,一张让人不由肠胃一紧的脸卡在雷狮和安迷修的中间。他对眼前的状况视若无睹,微微一笑下达命令。

“到我办公室来。”

安迷修挣脱雷狮的钳制,就地行了一个军礼。

“是!长官!”

雷狮嫌弃地看了他一眼,扭头朝着中央塔方向走去。安迷修对着雷狮的背影磨磨牙,忽然想起他的小向导,赶紧朝着窗户里看了一眼。

还没长大的向导保留着圆嘟嘟的肉脸,比刚捡回来时健康阳光了不少,现下正是休息时间,她和朋友们坐在一起,红色发尾乱晃,神采飞扬地聊什么。

这样就好,安迷修放弃了打招呼的打算,快步跟上雷狮的背影。这样就好,孤身一人的骑士早已别无所求,他们的幸福便是自己的幸福,只要能保护他们,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不论是丹尼尔的打算,还是雷狮的计划,谁都别想动他们。

“怎么了艾比?”

红发的向导从愣神中回头。

“不……总觉得,刚才好像被什么人威胁了。”

向导塔到中央塔的距离不远,从向导塔七楼搭乘电梯,到达二十五层之后,绕着环形走廊前往就能到。塔楼之间是一座塔桥,所有经过塔桥的人都需要进行身份识别。

安迷修毫不意外雷狮可以顺利通过身份识别,倒是卡米尔,那个时光未能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痕迹的男孩,直接点点头就顺从地留在了塔桥口,表示他在这里等就可以了。

“好久不见,卡米尔。”

“好久不见,安迷修。”

独立自主,从不撒娇, 远比同龄人成熟的少年非常沉稳,看起来反而比他那个混蛋大哥靠谱得多。安迷修心里想,几岁来着,看着对方毫无成长的身体和面孔,嘴巴张了张,最后还是把这个疑问留在了心里。接着他扭头,看向雷狮。雷狮走在前面,比他快两个身位,头巾长长的尾巴在空中飘荡,几次差点缠住安迷修的手腕。

“下午好,安迷修xx。”

“下午好。”

路上偶尔遇到几个工作人员,也仅仅只是点头向安迷修致意,完全没看到一个宇宙通缉犯大摇大摆地走在塔楼行政中心。

安迷修松了口气,雷狮的实力不俗,更何况还有丹尼尔包庇,被人发现什么的根本不可能。

雷狮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他一眼,收回差点摸上安迷修脑子的精神触手,临到面前却犹豫了——万一被他连累,智商一块下降怎么办。

不过,你没变,这很好。

平时有秘书引荐, 今日办公室前台却空无一人。正当安迷修举起手正要敲门,自动门一下子打开了。

雷狮扫了他一眼,眼睁睁地看着安迷修差点摔一跤,又仗着哨兵身体素质高, 强行稳住了自己的重心——一点留给别人发挥的空间都没有。

两人前后脚走进办公室,室内陈列竟然和多年前一样。进门正面就是一张宽大的办工作,靠左是沙发,靠右是奖杯陈列柜,丹尼尔腰板挺直,坐在那等他们。那会还年轻气盛,动不动就要扭打到一起,最后被双双勒令写检讨,并且一块去丹尼尔办公室‘交作业’。

“好久不见,雷狮,还是我应该叫你一声船长?”

“废话少说,丹尼尔,海盗团可是很忙的。”

安迷修愤愤地看了他一眼。

“雷狮!”

桌子那头的笑面虎完全不在意雷狮的无礼,拉开身侧的抽屉,拿出一个深蓝色的盒子放在桌前。雷狮眉头微微一皱,伸手拿起盒子。

那只是一个蓝丝绒外壳的普通盒子,没有扣,也没有锁,雷狮快速地一开一合,安迷修没来得及扫一眼,雷狮就看完了盒子的内容,直接把蓝丝绒的方盒揣进了口袋。

“二分之一定金我收下了。”

丹尼尔和雷狮互相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,安迷修尽量忽视心底泛起的一股怒意——丹尼尔和通缉犯达成了交易,以他的身份来说,近乎可以视为国家和雷狮达成了交易。

国家有困难,困难到需要雷狮的帮助。解析出这层意思之后,安迷修咬了咬牙,不甘心地行了个军礼,插入两人的对话。

“丹尼尔长官,我请求加入。”

“哦?”

丹尼尔微笑着。

“这可不行,我怎么能把优秀哨兵送去这么危险的地方。如果你有什么损失,那可是国家的损失。安迷修,你应该知道你的身体并不属于你自己。”

安迷修一愣,丹尼尔的言下之意他当然明白——这个任务竟然危险到国家不愿意出人冒险的程度。

我是国家财产,绝不能出事,可雷狮只是个通缉犯,死一个通缉犯甚至算是给国家做了贡献。所以如果任务成功,对国家而言既保护了珍惜的高等哨兵资源,又能不费力地达成目的。万一任务失败,死一个通缉犯,国家也是稳赚不赔。

但这里有个悖论,雷狮是他的绑定向导,如果雷狮死亡,那么他迟早也会陷入自我灭亡的境地,最终结局还是会失去一个珍贵的高等哨兵资源。就算强制解除绑定,哨兵也会形同废人。除非雷狮活着回来,不然结局还是一样。

“话是这么说。”丹尼尔一转话头,拿出另一份文件交到安迷修手上,“你要是真的很想参加也可以。”

丹尼尔的反应如他所料,反而是雷狮,立刻阴了半张脸。

“丹尼尔,多一个人,这二分之一定金可不够。”雷狮斜了一眼安迷修,嗤笑一声,“带孩子是你的事。”

丹尼尔依旧笑着,对雷狮的发难早有准备。

“另外二分之一的定金在安迷修手上。”

安迷修对着手上的文件扫了两眼,扭头就把纸片塞进了碎纸机,速度快得雷狮只能干瞪眼。

丹尼尔耸耸肩,表示自己爱莫能助。

安迷修一双大眼睛瞪着他,仿佛在说有我在你别想搞事。雷狮不怒反笑。

安迷修你这个24K纯金傻子!

“那你可看好你那条珍贵的小命!”

说完扭头就走,懒得继续和丹尼尔虚与委蛇。修长的身影直奔塔桥与卡米尔汇合,快速从双子塔消失。

安迷修克制住自己想要追上去的心情,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丹尼尔身上——丹尼尔知道太多,多到本人甚至懒得说的程度。要真想从他嘴里挖出点什么,说不定重新投胎成向导比较快。

投胎成向导还不止,还要比他更强,否则谁也别想从他脑子里挖出什么来。

安迷修嘴巴张了张,最后还是并上脚跟,行了军礼退下了。

行政秘书敲了敲门,应声走进丹尼尔的办公室。

“安迷修少校的红色指标超出安全值了。”

白色的墙上,名为红色指标写作恐惧值的线条,赫然回到了原先的最高值。丹尼尔喝了一口冷掉的咖啡,顿了一下,默默拿起手帕,把褐色的液体吐在手帕上。

他又何尝不知道,没有向导陪伴的哨兵,是多么恐惧——恐惧失去控制的那一天。



TBC







评论
热度(136)

© 你的萧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