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期:雷安,杂食,BG不可

如果你觉得写手唯一的支出是键盘,那我一定用机械键盘打破你的头,让你知道什么是硬核系写手。

勤劳女工萧哥该去睡觉了,本来想把双性雷安做个小料的……然而展前还是忙的人变形,罢了罢了


明天魔都见w

+

【摊宣】山顶民政局CP23inP0304

P1本家

P2寄卖

P3无料&小料


展馆:N2

摊位号:P0304

摊位名:山顶民政局

开摊时间:双日上午九点半

布展日PY:OK


寄卖作者&主催

《红与黑》(雷安) @Jane 

《love you like the film 》(卡埃) @时间与贪婪 

瑞金&雷安台历、合志 @Thelon Moonlight   仅寄卖day1,并且有快递危机

雷安立牌&盘子 @史密斯芽   关于色差卡套处理办法请戳...

+

流淌奶与蜜之地,预告

安迷修应该是傲的,在发现当晚那个人就是雷狮的时候也没跳起来,而是拿起领带,狠狠掐住自己的衣领,并决定齿印消失之前不出现在任何公开场合。

谁都不想跟对家搞什么one night in beijing。

可命运就是这么不公,没两天,不得不离开宿舍觅食的安迷修就被雷狮撞了个正着。

撞见的时候,雷狮正回忆,安迷修则低头揣耳机线,两人狠狠撞了肩膀,安迷修怀里的储备粮撒了一地。

安迷修震惊地看着雷狮,雷狮也有些错愕看着他,脑内的画面,不自觉就跟眼前人重叠了。

前两天晚上的事,雷狮当然记得,也很爽。因为游戏规则的关系,知道自己大概率再也遇不上那个高配A货了,心里虽然不爽,但好歹正主还在面前。

有...

+

特地从楼下跑上来,对着脸骂我,骂得娇里娇气的


终于明白了,原来是太冷了,要我开被炉

+

安迷修愤怒地说道,雷狮你又给我下套!



雷狮搓了搓手指,应付两声,冲安迷修笑了一下。


既然你有这个要求,那我们以后都不带套。



+

我不允许还有人没看过这个视频x


抖音,凹凸世界官方1539200650

+

兰陵王拖我回fgo,可是日服玩家我还在新宿呢呜哇哇哇

骨科真香,写个忒修斯教妞特跳舞的童年故事。

rap目前推社畜,据说是热门,1551


萧哥,么得心,也么得钱,真抱不动热门呜呜呜


千言万语一句话,bj ray什么时候更新

+

这是什么雷狮和安迷修幼年即视感

+

雷狮到底是没忍住,在安迷修屁股上咬了个手表,这才提裤走人。

+

我什么时候能看个,总裁安迷修包养‘十八线’小明星雷狮的雷安文呢。


包养之后雷狮过一阵子来一下,让安迷修给他买表、买鞋、买手包,因为最近片子要求拳击健身,还强迫安迷修陪练。

后来安迷修想给自家产品找个明星合作,但是说实在的,现在的流量小生贼贵。虽然是总裁,但是现金流都用在包养雷狮身上,总裁实在没什么钱。

雷狮从总裁助理那里知道后,问他你都包养我了,为什么不带我去酒会炫耀。

安迷修:哎,要这样的吗?

雷狮:对,包养都这样。


于是安迷修又给雷狮买了身行头,衣服手表鞋无一不精,带着雷狮去公司的品牌酒会。

第二天,安迷修公司市值跟火箭升空似的,刷刷地涨了六百个亿。


后来安...

+


要是我窗了,我就站在摊位前,给客官们讲段子。

生动形象,保证五句不离雷安腰部以下大腿以上位置。

大家要是喜欢,就给我丢五块钱。

要是不喜欢,我就再讲一个。


+

雷猫猫从没想过被人饲养的可能性,然而命运就是如此有趣,在他没意识到的时候,不知不觉就在这个家,抓了五天蟑螂了。


贫穷大学生安迷修,租在菜场附近的老民居里。虽然努力打扫了,也没能阻止外来户入侵。比如蟑螂全家,和一只猫。


见惯了雷猫猫突然跳起,犹如乒乓选手一般,来回连击,殴打分尸掉鲜活的蟑螂兄弟,安迷修翻着钱包,考虑去宠物医院洗澡的可能性。

+

烦躁姨妈期下的深夜BB——关于出本这件事

虽然我一烦躁就话很多,态度也会变得直白,但这并不影响我的决定。


精神恋爱要,肉体恋爱也要,唯一能阻止我出本的是没有钱,可我还能刷信用卡啊。


出本是什么,出本就像我打FF14。

叮,你来到了新的地图,经验+2017

然后地图上显示多个蓝色加号(支线或者主线补充任务),选择性地看任务内容。

叮,你选择了【雷安】

接着你开始跑地图,获得初级任务。

叮【你需要唠嗑的朋友】

叮【遇到六年前的心友同时把另一个多年好友拉下水】

叮【变成掘地鼠】

叮【变成壮硕的掘地鼠】

叮【跨越物种成为艾欧泽亚哦不是,凹凸农民】

叮【挖土】

叮【按时种稻、间歇性钓鱼、制作钓饵】

叮【摁住亲...

+

dbq

+

嘴里越是强调,真实表现出来的,越是不堪一击。

喜欢啊,爱啊,小孩子才挂在嘴边,真情热烈,偏偏又怯弱不堪。

+

我觉得很多人都误会了一件事。


不是有人被抓了,所以在严打。

实际上是

一直在严打,然后才有人被抓了。


避风头除非出国,不然就是自己捂住了自己的眼睛,自己遮住了自己的耳朵,掩耳盗铃,仅此而已,环境从头到尾都没有变。


我为什么头铁,因为环境从来没变过。

+

爱你这件事并不能改变我的立场,但是我的立场也不能阻止我爱你。


雷狮常常在心里嘲讽安迷修长进不少,后来才发现,原来长进的不是安迷修,而是他从未前进。


+

【雷安】分手,就现在!(8)

向哨雷安


安迷修上船第四天,羚角号通信频道告知他前往餐厅,一起商讨接下来的行程。

“明天我们就会到达艾诺迪亚星系。”

“艾诺迪亚?”

作为全场最后一个知道目的地的男人,安迷修忍不住皱眉。

艾诺迪亚是出了名的自闭野蛮,自从几十年前出过一次大新闻之后,仅有的旅游交流也被废弃,整个主星都处于一种关闭锁国的状态。要是偶尔有宇宙飞船经过,离得远还好,离得近了就要糟糕——一股不知名的力量,几乎在顷刻间就把飞船变成废铁。

仅仅只是这样也就罢了,野蛮的星球甚至是无差别攻击,完全不在乎会不会踢到铁板——连圣星空的飞船也照打不误。

几十年下来,整个星系仿佛被抛弃一般,几乎...

+

兽族au


雷狮如他名字一样,原型是个大狮子,只不过兽族有两百多年的寿命,18岁的他长成了人,兽形却还是个孩子。

雷狮自认控制力卓越,在人前突然变回原型是不可能的,直到他遇到了安迷修——一见安迷修,啪地变成了小狮子。

什么情况,怎么回事,这不是我要的出场方式!

安迷修是普通人,就是脑子里想的,和一般人不太一样。因此见到学校路上有个小狗,也没反应过来,反而抱起挣扎的狗子,亲了亲他的鼻子问。

是不是迷路了呀。然后把他送到了警卫室做失物招领,结果安迷修一离开视线,雷狮就恢复了人形。

保安见惯不怪,让他签个名就走了,后来安迷修下课又来警卫室,才发现他捡到的狗子是雷狮的。

没人发现这个误...

+

【雷安】分手,就现在!(7)

安迷修的计划都漏成筛子了,可怜他还觉得自己天衣无缝、演技精湛。

事后雷狮说到,我光知道他是个傻子,没想到还是个24k的,丹尼尔应该把他摆进橱窗。不过丹尼尔没把人摆进橱窗,倒是把人送去了雷狮身边。

被雷狮撞见之后过了两小时,安迷修坐在一个空房间里,右手指忍不住拨弄自己的头发。

谁都好,但是怎么都没想到来的会是雷狮。即时休息了一会儿,他也依旧能感到肠胃不适,令人不舒服的干涩感一直蔓延到舌苔。整个人像只躁动的企鹅,不知道敌人在何方,只能胡乱的跑动,试图发现一星半点使向导悲伤的祸害。

当然会这么想不仅仅因为如此,安迷修捏了捏自己的鼻梁,就在刚才他发现了一件事。那就是他的意识,之所以没想过雷狮会...

+

写给对面基友的老梗


安迷修思前想后,终于大胆了一回问道。


雷狮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

去哪?

我家户口本。

你想做我儿子?


安迷修冷静了五秒钟,想了半天我究竟为什么看上这个糟心老狗逼的。


+

安迷修勤学刻苦,在梦中都不忘修行,左踢小四,右踢小六,十几年不变,直到遇到雷狮。

对此雷狮表示

“累死他不信还能乱动。”


……行吧

+

接上一篇


雷狮被安迷修救下之后,师父说好人做到底,就让安迷修送雷狮出山。

结果两人一出山,安迷修就被雷狮拐跑了。

出了山也过了半天,两人饿着肚子到了市里。

雷狮忽然叫住安迷修,让他在树底下等会。

安迷修应了一声,原地站住,就看见雷狮进了一扇大门,出来之后直接打车把安迷修裹到了旋转餐厅大吃一顿。

一开始,安迷修是拒绝的,因为他也没想到会被雷狮花言巧语拐了出来,口袋里根本没带钱,雷狮甚至还穿着遇难时的衣服,也是穷得叮当响。

雷狮啧了一声。

”看见刚才那家会所没,我家的。“

“所以?”

不入人世的落后青年问道。

“我走进去,说‘我,给钱’。”

这不是强盗吗,虽然抢的是自家...

+

安迷修也曾雄心壮志,等出了山,闯出一番天地,受人尊敬,叱那个什么风云,绝不让恶行留在人间!


师傅在旁喊道:安迷修!小六尿裤子了!


安迷修:好的师傅,这就来!

+

我又来空手套白狼了



还是布安和雷安。


王子布,青梅竹马现设安


翘家多年雷,同学旧设安



一次无意间的相遇,让两个安迷修有了新想法。


来交换吧,你成为我,而我成为你。


突然活跃起来的安迷修得到了雷狮的注意,之前只是见过,不熟,因此随时认识了安迷修,却不知道已经换过人,经过一系列噼里啪啦的事情之后,安迷修一边想着这难道是布伦达流落在外的弟弟,一边想着一秒钟也好,他想摸摸雷狮的腹肌。


另一边布伦达正常的参加交际场合,却遇到面红耳赤的旧安,第一个发现了两人的不同,于是联系了现安,尽管不同意,但还是接受了现安的委托,照顾旧安...

+

【雷安】分手,就现在!(6)

“谁都不能阻止我打架!”

“退下!佩利!”

“谁都不能阻止……!”

成年男性的怒吼忽然失声,刹那的宁静过后,狂雷迎面而至。紫色的长鞭悬挂在空中,强闪光几乎要瞎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睛——双子塔脾气最暴烈的向导一锤定音,斩断了哨兵最后一丝念想。

没有误会,没有阴谋,我毁灭了我的母星,这就是真相。

雷狮刷地睁开眼睛,僵直的视线望了望房顶,好一会才眯了回去。眼球在眼眶下转了两圈,缓解微妙的酸涩感。抬手捂住额头,大拇指滑到眼尾,摁了摁太阳穴。

呼。

雷狮睁开眼睛,右手抓住椅背,利落地跳了起来。顺便抬手打了个响指,观景窗的黑幕逐渐褪去,羚角号外部的画面传输了进来。

羚角号正在穿越某个星系,从观...

+

雷狮在十八岁生日当晚毅然摆脱了跟随自己多年的处男身。

具体做法就是把隔壁邻居家的安迷修洗劫一空,从里到外刮得干干净净,指头缝都没剩下。

事后安迷修嚎了两声人权,谁能想到处男有这战斗力,愣是打着看巡回演唱会的旗号,一发完了又掰开他的腿,两发搞定还能掐着他的腰,死命往场子里头怼。

差点削了他半条命,躺了半天还觉得下半身跟瘫痪似的。

你问什么是巡回演唱会?粉丝看巡回,第一次太激动蒙头瞎搞,第二次开始注意细节,第三次才能认认真真观察。

所以说雷狮可不得多搞几次,巩固好知识点么。


+

安迷修,你说对,还是不对。


空气凝滞了三秒后,安迷修终于意识到,他今天的回答,说的好送分,说的不好送命。


谁还不是个小王子了。

+

雷狮,吃人可是犯法的!


卡米尔,有没有高效提高情商的东西,给安迷修寄十斤过去

+

© 你的萧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