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期:雷安,杂食,BG不可

如果你觉得写手唯一的支出是键盘,那我一定用机械键盘打破你的头,让你知道什么是硬核系写手。

【布安】骑士的心(4)魂牵梦萦

OOC属于我,人物属于七创社

凹凸相关归档



“啊,皇帝也有点厌倦了啊。”

狮城建立的第五年,除却鲜有人知的绝境,所有土地都被打上了雷狮的烙印。原本的狮城主人,人称雷王的男人,称号由王改帝,成为大陆真正的统治者。

然而统治全疆域的第五年,雷帝眨着满是红血丝的眼球,对他的骑士说到。

“安迷修,太无聊了。”

哈!?

雷帝赖在侍女柔软的小腹上,左右各有两个姿色靓丽的侍女为他锤臂捏腿,身后还有两人摇扇,端着酒杯和水果的侍女半跪在垫子上,眼睛一眨不眨,时刻关注皇帝的需求。

作为一个皇帝,雷狮想了想,自己也算是尽职尽责。

后宫里虽然三千佳丽,但是都是下面人送上来的,这其中牵扯的关系复杂如抽丝,他愣是一碰没碰,最多就是躺在侍女怀里享受一下帝王生活。

除了安迷修的屁股被关照的比较多,自己也不算荒淫无度,那就算不上是昏君。

外面传言他是个暴君,和他的目的倒也不谋而合。那些被兼并的国家里,总有几个硬刺,拔了又要民心动荡,不拔又存在感强烈,烦得很。倒不如加深皇帝是暴君的印象,震慑住这些个天天想要复国的硬茬,免得安迷修又要一趟趟地出门。

现在看来成效显著,安迷修已经很少出门了,甚至连铠甲都被皇帝扒了,每天述职和参政都只能穿御赐的双排扣绣金大衣和羊皮小高跟。

为此安迷修没少跟他大声。

但是不管暴君也好,皇帝也好,安定的时间久了,就让人感觉非常无聊啊。

“安迷修,安迷修,安迷修……”

“吵死了!雷狮!”

羽毛笔直冲皇帝面门, 侍女们大惊失色,差点就要尖叫——所幸她们已经服侍皇帝两年,这样的场景没有一千也有五百。她们强忍心中的震惊和唯恐皇帝发怒的恐惧,狠狠抿住嘴唇,对眼前的情况不发一语。

羽毛笔最终还是折在了皇帝的手里,而代替皇帝批改公文的将军兼国王唯一贴身骑士的安迷修阁下,已经气到头发都要炸开了。

“都退下。”

“是。”

无关人等全部消失,皇帝的书房里只剩下皇帝和骑士。 

雷狮从躺椅上站起来,拐过桌沿,整个人贴上被迫穿着贵族服装的骑士。他随性地挤进了骑士的椅子里,那本就是他的位置,只是他常年懒得管那些无聊的政书,就甩手外包了出去。而任劳任怨的骑士阁下,就成了那个可怜的劳碌者。

教皇想要权利,于是皇帝被宣扬为上帝的宠儿。但是雷狮常常想,即使他不是皇帝,还不是照样被上帝宠爱着。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傻子骑士,自己打包好送上门。

他的骑士耳根子软,听不得弱者的求助。只要他略微抓住骑士的老妈子心理,就能轻松捕获一个免费劳力。还能让他天天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干活,以免被别有居心的女人捉去生米煮成熟饭。

当然不止耳根子软,身体也很软。

“雷狮,太挤了,你别过来……喂!”

棕色头发的青年支起手肘顶住皇帝的胸口,不让他黏住自己——这一身贵族行头够热了,再加个雷狮还得了,不得把他热熟了。

但雷狮哪里是听话的主,原本就是个放纵自由的人,做了皇帝之后,更是加倍在安迷修面前表现。

安迷修从抽屉里摸出新的羽毛笔,嫌弃地看了一眼拼命挤进椅子里的雷狮。

这会都下午了,还穿着睡衣,真是太放纵了!

安迷修在心中腹诽了一阵,被雷狮挤得不得不翘起一条腿,好让出半个屁股的位置给他——雷狮想看就看吧,这些奏章本来就是皇帝和书记官做的事情,反倒让他这个骑士代劳了,这不应该。

或许他还是应该跟雷狮强硬一把。

因为安迷修的退让,雷狮顺利地把自己塞进椅子里。接着他得寸进尺地单手抱住安迷修的腰——他穿的可是贵族流行款,倒三角型的设计,令穿着者的身形看起来肩膀宽阔壮硕,腰却掐得死紧,看起来还没有肩膀一半宽,视觉效果好得让人想把设计师拖出来大夸一番。

安迷修皱了皱眉,对雷狮的骚扰习以为常,没有去管。

只是没想到雷狮立刻打蛇随棍上,右手扣住安迷修的腰,左手摸进了膝弯,双臂稍稍用力,就把他的骑士整个抱起来。

安迷修手一抖,羽毛笔上的墨水落在羊皮纸上,慢慢晕开了,硕大的一点污渍顺着羊皮纸的纹理蜿蜒滑下,最终卡在手腕压住的位置。

“别闹……雷狮……”火热的温度隔着厚重的衣服,缓缓入侵内部,擦上身体,安迷修抿了抿嘴唇,手里还是倔强地握着鹅毛笔,大有绝不会朝邪恶势力低头的意思。

谁管你。

雷狮把脸靠在安迷修的肩上,朝着他的发尾吹气。

“太无聊了,安迷修。”

“把你的侍女叫进来……别动我领巾。”

安迷修捂住雷狮的手,天知道他为了让这块该死的布变得像块领巾,请教了多少美丽小姐,做了多少练习,才勉强让它从一块无法理解的布料,变成贵族脖子上的装饰品。

乡下来的骑士为了不给自己的王丢脸,多少努力了一下,但雷狮可不会感激他。相反,骑士说不能干什么,他偏要干。

最终可怜巴巴的领巾还是躺在了地上,失去遮掩的脖子上贴满吻痕。而雷狮,被他的骑士掐着脖子摁在了椅背上。

“雷狮——!”

你根本不能想象我每天早起半小时,就为了折腾这玩意!安迷修的眼里简直要射出火花,恨不得立刻烫死眼前这个大龄儿童——要不是……!

“我说,安迷修。”大龄儿童一脸戏笑,说道,“太无聊了啊。”

安迷修一口气不上不下,差点把自己梗死。这么多文件!你看看桌上!过会还会有新的来!不赶紧干活,兴许他连晚饭都吃不上。

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,雷狮不再上心公务,反倒是他,成天操心这些他职责以外的事情。

安迷修吐了一口胸中的浊气,松开掐着雷狮的手,站了起来。私心呢,不能说没有,对谁都可以承认,唯独雷狮不行。安迷修放下了羽毛笔,拿起放在一边的白手套丢在雷狮面前,瞪了雷狮一眼,转身便走了。

没人敢背对着王离开,他的骑士除外。

雷狮叫来侍女更衣,半小时后,雷狮在校场看到了穿上战装的安迷修。

午后的日光下,那双翠绿色的眼眸狠狠地钉住他,仿佛要挖出他的心。锋利的双剑在他手上挽了个剑花,即使不靠近,也能让人感觉剑风凛凛, 一副,随时能杀人的模样。

亲帅战争十年的乡下骑士,今时已不同往日。

今天的风还挺大,雷狮眯了眯眼睛,从身旁的架子上拿起一个铁锤,朝安迷修走去。

比起被臭老头宠爱,果然还是被骑士宠爱更好一些。





“……雷……雷狮……雷狮……醒醒……雷狮……”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嗡嗡叫,雷狮不耐烦地睁开眼睛,果然睁眼就是他——傻子骑士安迷修。

雷狮一把勾住他的脖子,把人揽进怀里,翻了个身压进床铺。

“雷狮!”

声调开始上扬,带着一点让人不易察觉地羞涩,到了最后,竟一点声音都没有了。这可不是安迷修的作风,安迷修会身体力行地把他从床上拖下来,或者干脆赏他一盆清醒甘泉水——雷狮睁开眼睛,朝自己胸口一瞅。安迷修眼珠子怎么变蓝色了?

见雷狮醒了,安迷修红着脸从他怀里爬出去。站到地上之后他扯了扯衣摆,看了看坐起来四下观望的雷狮,问道。

“布……雷狮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窗外天光正好,可不是怨灵能出门的时间。看来力量在逐渐增强,雷狮支起一条腿,左手撑着下颚,赌气似的不说话。

“雷狮?”

“你干嘛呢?”

“啊?”

安迷修愣在原地,对雷狮的突然发难感到莫名其妙。

雷狮站起来,环视一圈家徒四壁的挡雨木屋——安迷修自己搭的,虽然离城区较远,附近也没有水流,甚至阴影多于日照时间,但作为一个暂时的落脚处倒也不错。那些有钱人是不会想到,受尽王之宠爱的骑士长,会住在这种地方。

“要不你天天这么想我,我能在白天出现吗?”雷狮坏笑着绕了一圈,走到安迷修的身后,对着他的耳尖说到。

这口大锅扣上去,安迷修不仅没法反驳,也没脸让雷狮闭嘴,闹了个大红脸,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。

雷狮就在他身后,微寒的冷气贴住了他的衣衫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在下……不……不是……”安迷修磕磕巴巴地说到,脸上热得快要冒烟。

雷狮无趣地砸了砸嘴,漫不经心地排列了几个接下来他可能说出的话。

1、继续道歉;

2、道歉并否认;

3、道歉否认然后拒绝。

他和安迷修性格差距大得出奇,除了脸嫩得就像安迷修当年的样子,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像他的地方。错了,都是乡下骑士,这点倒是完全没变。好歹也做到皇帝水平了,就不会对后代好一点。难道临死前又散尽家财做好人了,仔细想想他就是这种人,最后流落得后代又成了乡下骑士。

你是傻的吗,安迷修。

“我……”安迷修转过身,蓝色的眼眸直勾勾地望着雷狮的脸,他有些为难地撇了撇头,两手背到身后去,手指缠在一起拧成一个小麻花。他抬眼看看雷狮,紧张地要憋出眼泪来。

反正布伦达不会知道的,没关系的,安迷修。

“对不起,我真的是太想你了。”







此时距离回到布伦达身边,还有二十天。





TBC




评论(1)
热度(75)

© 你的萧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