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期:雷安,杂食,BG不可

如果你觉得写手唯一的支出是键盘,那我一定用机械键盘打破你的头,让你知道什么是硬核系写手。

【布安】骑士的心-番外2《关于白玫瑰变红玫瑰那件事》

ooc属于我,人物属于七创社

凹凸相关文档




某个普通的清晨,结束了漫长的晨间议事,贵族们正要告退,侍从却忽然叫了起来。

“各领地的领主稍后,还有一事。”

贵族们立刻回到原位,等待王的指示。

布伦达抬起眼皮看了看下座花枝招展的贵族们,又看了看唯一空着的席位。他缓缓站起来,连带着所有的贵族都站了起来,他们躬身弯腰,对王的绝对权威表露衷心。

虽然有点突然,不过他打算让骑士长顺便兼任王妃,所以有谁想主动担当王室婚礼大典的重任?

王简单明了地说了一下,当官腔在脑子里转化为王的中心意思,贵族们纷纷愣住。议事厅内顿时一片寂静,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——王是不是疯了!

骑士变王妃,这事要是传出去,王室的脸往哪摆?!

然而布伦达一脸木然地看着他们,一抬手,侍从又重复了一次他的话。贵族们面面相觑,依旧弯腰躬身,不敢言语。

这时,一个侍女轻悄悄地走到王座前行礼,上前耳语。

布伦达绷着的脸慢慢放松下来。

“贝德福德公爵。”

“陛下。”

“各国的公告函你来起草,大典负责人也由你举荐。”

说完,王转身就离开了。

然而当晚,侍卫悄声来报——贵族们集体在王城广场静坐,反对王的决定。

“布伦达,我觉得我还是回去……”满脸通红的骑士长眨了眨眼睛, 半张脸埋在红色金丝绒的被单下,憋了半天,终于忍不住进言。

他的王坐在不远处,鹅毛笔刷刷地飞快划过奏书,专注地处理新送到的公文。他闻声抬头,放下了笔,站起来走向自己的床。

王的手伸了过来,安迷修闭上眼睛,直到熟悉的手掌停留在他的额头上。

“既然你不肯要仆人,那就只有我来服侍你了不是吗。要喝蛋奶酒吗?”

布伦达捏了捏床头放着的金杯,有点温了,他立刻摇铃让人换新的来。

“陛下……”安迷修现在有点怀疑自己脸上的热度,究竟是高烧导致的,还是布伦达导致的,又或者两者皆有。

“公平起见,下次我生病的时候,你也得服侍我。”

安迷修笑起来,“可是布伦达,即使你不这么做,我也会……”

“那不一样。”

哪不一样?高烧烧糊了骑士长的脑子,凉爽的蛋奶酒喝下去,困意抓住他的身体,把他拖下黑暗的深渊。

见他睡着了,布伦达站起来回到桌前继续工作,视线微斜,透过卧室的窗户看到王城广场的营火下人影绰绰。

布伦达冷哼一声。

次日议会,冻了一夜的贵族刚一进门,就见王弟雷鸣站在王座下,一个转身,冰凉的目光扫过众人,竟然比昨晚的露水更加寒冷。

几乎不参政的王弟,为何出现在议事厅?

贵族们想不通其中的缘由,一时犹豫起来。也不知道那位面色不善的王弟在想什么,冷漠地看着他们一一近前行礼,既不吭声,也没有选择任何一个位置坐下,只是静静地站在王座前,用寒冷的目光盯着他们。

沙漏落到底,王准时来到议事厅。

深蓝色的绣金披风在空中猎猎作响,王跨着大步走向王座,贵族们行礼,落座。和往常不一样的是,今天开场的人是王弟雷鸣。王没有说话,抬手示意王弟,王弟雷鸣点头应声。

“昨晚的事情陛下已经知晓,现在秉持着公平公正的原则,所有人都可以提出意见。”

贵族们终于明白那位王弟来此的缘由,一场传统和王权之间的大战,一触即发。

潜台词清晰易懂,贵族们一个眼神交换,心下默然。昨晚他们也不仅仅只是静坐,为了王国的颜面,他们难得放下芥蒂,商量起如何利用王的性格,取消这个决议——他们决不能让王国的颜面,因为一个乡下骑士受损。

王国的颜面即是王的颜面,也是所有贵族的颜面,想要阻挡王权的巨轮,只有一个人是万万不行的,他们必须联合起来,解决这个事情。

路易斯勋爵五十有三,当布伦达还是王子的时候,就属于亲三王子那一派。随着他的起身,高耸的假发在空中微微晃动。

他提出了自己的建言。

路易斯勋爵:“安迷修骑士长阁下只是一位骑士。”

雷鸣:”安迷修几次三番以命抵命,救陛下与国家于水火之中,德行兼备,远胜所有人。”

路易斯勋爵立刻涨红了老脸,虽说是王弟,但是区区一个私生子,竟然敢当着王的面驳斥他,顿时让他脸上无光。

路易斯勋爵立刻反驳,“安迷修是孤儿,甚至不知道是哪个乡下来的,王室要维持血统的纯正!”

王的脸色沉了沉。

注意到王的表情变化,议桌顶端的贵族痛苦地闭了闭眼睛,那个蠢货竟然直接照着王的脸上踩,看来这个勋爵之位迟早要换人。

冰蓝色的眼珠盯住了年老的路易斯勋爵,“勋爵阁下,请代我向菲菲女士问好,爱丽丝女士近来如何?”

路易斯勋爵忽地闭了嘴,恼怒地低下了头。

雷鸣却没打算放过他,“两位来自其他大陆的金发小姐如此美丽,令您乐不思蜀,这时候您倒是不在意血统纯正了。”

王的表情有一丝缓和。

路易斯勋爵派系的法里姆子爵忽然出声,作为贵族,谁没几个情妇,可那些血统低贱的情妇可不会变成夫人。

“他出身实在太过低微,成为王的骑士已经是恩惠。”

雷鸣面无表情地转移视线,“法里姆子爵,您终于出声了,我等您很久了。听说您花了五十个金币,买下了下城区布莱尼沙龙的头牌莉莉丝女士入住您的花园。想来近日生活美满,您也不如嘴上那么在意出生。”

路易斯勋爵的情妇姑且住在别苑,法里姆子爵则干脆把人接进了庄园,没有女主人的庄园,瞬间成了情妇的天下。

法里姆子爵哑口无言,缓缓退了回去。

“王弟阁下。”

终于,所有贵族中封号最高的人站了出来。他拥有贵族中最大的领地,也是历年税收最高的领地,国库五分之一的收入都来自他——贝德福德公爵站了起来。

“男人之间的风流韵事,稀疏平常。陛下是真正的蓝血,怎么可以拿来和我等相提并论呢。”

“贝德福德公爵阁下,您的意思难道是,贵族可以有风流韵事,陛下却不行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贵族可以做的事情,王却不能做,难道说贵族比王更高贵吗?”

“王弟阁下!”

议会的气氛愈发僵硬,然后一个毫不在意的笑声打破了寂静,王笑了起来,低沉的笑声也不知是在嘲笑色欲熏心的男人,还是嘲笑他们不自量力。

贵族们忽然意识到,自己的所作所为,全都在王的监控之下。

雷鸣看了看纷纷低头的贵族,沉声说道,”先祖留书,这个国家的子民皆一视同仁,希望各位都能引以为戒。”

雷鸣转身面对王,颔首示意。

这场较量中,王完全没有下场,他只是静静地看着,仿佛自己看了一出猴戏。

“还有谁,对王的决议有异议?”

这声质问犹如当头棒喝,贵族们顿时冷汗直冒。太愚蠢了,他们做了什么,他们竟然试图违抗王权,忤逆王意。

地上顿时跪了一片。

王就坐在那里,紫色的眼眸一片平静。没有战争,没有疾病,王国的进程太过安逸,连着贵族的胆子都给养肥了。

是谁威名在外,使王国安逸。

是谁不畏艰辛,使下城百姓安居。

是谁每日巡城,成为所有人的守护明灯。

这群不知感恩的东西。

王站了起来。

“大典之事交由雷鸣亲王,如果有谁阻碍大典行程,以叛国罪论处。”王顿了一下,“另外给雷鸣亲王庄园送两千金币过去,传话给他们,亲王最近住王城,不回去了。”


王弟微微躬身,“谢陛下。”

识时务的贵族们朗声称颂。

“恭喜陛下——!”

此时,被高烧折腾了一夜,并且在王的床上呼呼大睡的骑士长阁下,还不知道未来会走向何方。





END

小剧场:


天上的雷狮:牛逼啊
天上的安迷修:emmmmm


亲王雷鸣的疑惑:竟然没人对安迷修的性别提出异议……?


评论(5)
热度(94)

© 你的萧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