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期:雷安,杂食,BG不可

如果你觉得写手唯一的支出是键盘,那我一定用机械键盘打破你的头,让你知道什么是硬核系写手。

流淌奶与蜜之地,预告

安迷修应该是傲的,在发现当晚那个人就是雷狮的时候也没跳起来,而是拿起领带,狠狠掐住自己的衣领,并决定齿印消失之前不出现在任何公开场合。

谁都不想跟对家搞什么one night in beijing。

可命运就是这么不公,没两天,不得不离开宿舍觅食的安迷修就被雷狮撞了个正着。

撞见的时候,雷狮正回忆,安迷修则低头揣耳机线,两人狠狠撞了肩膀,安迷修怀里的储备粮撒了一地。

安迷修震惊地看着雷狮,雷狮也有些错愕看着他,脑内的画面,不自觉就跟眼前人重叠了。

前两天晚上的事,雷狮当然记得,也很爽。因为游戏规则的关系,知道自己大概率再也遇不上那个高配A货了,心里虽然不爽,但好歹正主还在面前。

有正主还要什么高配A货,但是鬼知道怎么回事,前两天还是死憋一口气的处男,回头就眼里带光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成熟的甜味。

安迷修竟然脱处了!?凭什么,他暗搓搓地盯了那么久,竟然就这么被其他人捷足先登了?!

那雷狮心情不好,自然是要找找茬的。

但安迷修拒绝,起码今天不行,先不说一见他就感觉腿筋隐隐作疼。再者说,为了不节外生枝,不必要的肢体接触必须避免。

可安迷修的意见在雷狮面前顶多算个屁,避无可避,打起来的时候安迷修就知道要糟,等到真的被雷狮攥着领带拉到面前,安迷修心里咯噔一声,下意识闭上了眼睛。

今时不同往日,现在看到这张脸,可是要发情的。

雷狮一看他眼睛都闭上了,嘴唇还抖两下,又惊又怒地闭眼睁眼,少见地带着点恐慌,偏偏眼尾还带着不经意的欲情。

不仅开苞了安迷修,还调教得这么好。雷狮当即一个脑内飓风,原子弹轰炸,马里亚纳海沟翻船,习以为常的挑衅发言都卡在了嘴边。

趁着雷狮发呆,安迷修拉开领带,缩了头,飞快的跑了,仿佛身后有鬼在追。

安迷修确实是傲的,后来雷狮想到。宁愿牺牲名声,在众目睽睽之下逃跑,也不想让雷狮知道那天晚上的事。

或许是因为做了太久仇家,又或许发过太多毒誓,也可能是因为,不想破坏两个人好不容易建立的那么点强者间的惺惺相惜。

安迷修跑了,头也不回。

他当然不知道雷狮左右眼都是5.0,动态视力好得移动枪靶回回满分不在话下。

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他看到安迷修的衣领松开了,露出脖子和锁骨,后颈上有个紫红的印子,像是被人咬出了血,又吸到淤青一片。

雷狮待在原地,沉默地想到。

这世界上果然没有高仿A货,只有假货,和正主。



以及十几分钟前的自己,可真是个沙雕。


评论(3)
热度(73)

© 你的萧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