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期:雷安,杂食,BG不可

如果你觉得写手唯一的支出是键盘,那我一定用机械键盘打破你的头,让你知道什么是硬核系写手。

【雷安】分手,就现在!(7)

安迷修的计划都漏成筛子了,可怜他还觉得自己天衣无缝、演技精湛。

事后雷狮说到,我光知道他是个傻子,没想到还是个24k的,丹尼尔应该把他摆进橱窗。不过丹尼尔没把人摆进橱窗,倒是把人送去了雷狮身边。

被雷狮撞见之后过了两小时,安迷修坐在一个空房间里,右手指忍不住拨弄自己的头发。

谁都好,但是怎么都没想到来的会是雷狮。即时休息了一会儿,他也依旧能感到肠胃不适,令人不舒服的干涩感一直蔓延到舌苔。整个人像只躁动的企鹅,不知道敌人在何方,只能胡乱的跑动,试图发现一星半点使向导悲伤的祸害。

当然会这么想不仅仅因为如此,安迷修捏了捏自己的鼻梁,就在刚才他发现了一件事。那就是他的意识,之所以没想过雷狮会出现,是因为自己的意识认为雷狮不会来帮主自己,哪怕这是在雷狮的船上,并且他上一刻才呼唤过自己。

如果说前者是被动原因,后者就是主动。因为自己否认雷狮会来帮助自己,才会使他在见到雷狮的时候露出惊讶的面孔。

这说明什么,他们之间的缝隙比昨天,前一个小时,上一秒更大了。

过去的两小时里,雷狮一反之前的态度,快速与安迷修约法三章,并且交涉了任务相关详情。

安迷修看着面前叭叭的雷狮,仿佛前几天在双子塔的不合作没态度雷狮不是一个人。

“好啊安迷修,当着我的面走神。”

“抱歉,雷狮,我不得不怀疑你被人掉包了。”

“哈?“

雷狮楞了一下,下一秒才反应过来安迷修在调侃自己。

安迷修默默在心里吐槽,雷狮可真是个目光如炬的男人,竟然轻松用两道眼皮褶子和一对大眼睛,不动声色地表达出了你是不是傻了的情绪。

不不不现在不能计较这个,万一雷狮突然反悔把自己丢出飞船,那才是真要命。

“我很高兴你愿意合作。”安迷修说,“但是如果你不能开诚布公,在这件事上,我没法百分百信任你。”

雷狮挑了挑眉毛,逼近安迷修。

“哦,你想知道什么?啊等等……让我猜猜。”

雷狮笑了一下,熟悉的恶意令安迷修忍不住皱眉。

一股冷风不知从何处窜进衣领,吹干了背上的汗珠,冷得人心里直发抖。

“比如……我为什么毁了母星?”

如他所愿,安迷修的眼神立刻犀利了起来。

“再比如……我为什么做海盗?”

亲眼看以温和著称的哨兵逐渐变脸,真是有趣极了,雷狮恶劣地想。

作为双子塔百年来最大的污点,雷狮的作为足以成为每一个星球的新闻头条。

在双子塔不服管教,制造过不止一起哨兵重伤事件。后来更是叛逃离塔,使双子塔成为军事笑柄。

不过话说回来,叛逃这种事每个地方的塔都有过,为什么独独要说雷狮呢,问题出就出在雷狮的身份上。

一般叛逃行为都发生在哨兵或者哨向组合身上,雷狮却以向导身份,在哨向合作围剿下脱身,并且高调地返回了自己的母星。为此双子塔执行官,丹尼尔也一度被判定为嫌疑人,就地隔离关押,直到另一个重磅消息出现。

安迷修咬紧牙齿,回想起那时看到的场景,平日里趴伏的怒火一下子升到顶。

当他因为雷狮最后埋伏下的炸弹重伤在床,星际转播频道滴滴作响,信号一闪,主持人一脸惊恐地说着几小时前,雷王星多个信号塔发出求救信号,并且不断有小型飞船从雷王星飞出。

信号投影中,那些家用飞船此时像无头苍蝇一般,无视航线直奔雷王星外围,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,无序的交通使得不少家用飞船互相撞击,陨落在星际中。

星际救援组织第一时间前往雷王星所在星域,救助下幸运脱离的雷王星原住民后,他们终于得知,雷王星群众之所以疯狂逃离雷王星,是因为雷王星的三皇子,也就是前不久从双子塔叛逃的雷狮。

他在国家公共频道预告了末日毁灭计划,并且炸毁了大型起飞场的数个民用大型飞船,以证明自己所言不虚。

那个男人疯了!

没过多久,雷王星星域外原本深蓝色的天空拉开一道口子,耀眼的白光中——以圣星空王室为首,多个星球霸主将这次事件定性为军事暴动,派出舰艇前往雷王星维稳。

强火力的装载舰艇出现摆明了他们一开始就打着强攻目的去的,只是被雷王星外围的透明保护罩阻碍,一时间无法闯入。

新闻里不断冒出各国将领要求雷狮放弃抵抗的呼喝,一人接一人,活像KTV抢麦的青少年。

雷王星不断有平民逃出,却在大型舰艇的攻击下无故身亡。星际救援组织发出谴责的声音,却被数个舰艇包围,最后再也发不出一声反对意见。

然而雷王星强大的保护罩不动如山,作为强大的军事国家,雷王星的保护罩从一开始就表明了态度——不管内部怎么闹,都不会让外人分一杯羹。

有人担心雷王星平民的安危,有人担心星际货币的形式,多国高层则明目张胆地担忧自己落人一步,平白给其他人分走蛋糕。

然而很快,雷狮就给了他们一个答案——不用担心,我保证没你们的份。

巨大的光源从星球的一头炸开,汇集成肉眼可见的银色长丝带,从星球的一头挪到了另一头。原本的雷王星看起来是一颗深蓝色的星球,此刻却化成一片焦黑,最终在骤然传来的哭嚎中,缓慢分裂、瓦解。

雷王星自毁了!?

那一刻所有人脑子里都空白一片,连那些攻击保护罩的舰艇都安静如鸡,这样的惨剧前所未有,即使是杀人如麻的军官,也不能想象什么样的人,才会亲手毁灭自己的母星。

雷狮根本就是恶魔!

然而来不及谴责,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,雷王星已经覆灭,但为什么雷王星的保护罩还在运作。因为保护罩的存在,崩坏的雷王星并没有四散,而是停留在保护罩的范围内。肉眼看去那就是一团漆黑的土块,再也没有往日的生机。

安静许久的舰艇再次发出攻击,所有人呼吸一滞——这种行为,跟鞭尸有什么两样。

发出攻击的舰艇立刻遭到了谴责,被公布了所属组织之后更是引起了内部的舆论,使得上级不得不立刻召回舰艇。一艘消失之后,其他舰艇也陆续消失了。

最终整个星域恢复平静,而雷王星在轰轰烈烈中灭亡,又在安静中沉沉睡去。

绑定哨兵的情绪失控就像在人最敏感的地方抹辣椒油,雷狮第一个感受到安迷修的愤怒,却任由那股灼烧感攀着脊背爬上来, 狠狠打在他的后颈上。

“别闹了,雷狮。”

极短的时间里回忆完这场悲剧,安迷修的呼吸粗重,身体更是冰冷。曾经无数个夜晚,他在梦里见到雷狮。有时是学生时代,有时是最后一次相见,有时是他的笑容,有时他狰狞着脸,让他从灵魂深处开始颤抖,身上的图腾常常因此发热。

深夜不止一次地惊醒,那些好的坏的记忆都涌到眼前。冰冷的海浪冲刷着他的精神,在他身上落满痕迹。无法形容的痛苦堪比海洛因,越是痛苦便越是渴望,忍不住在梦中一次次越界,然而醒来依旧是那个温和可靠的哨兵安迷修。

“你现在受到我所在组织的雇佣,我们应该合作完成任务,而不是给对方拖后腿。”

“说得好,正义凌然的‘骑士先生’。”

外界的美称,此刻在雷狮嘴里更像侮辱,但是谁知道呢,偶尔,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个伪善者。在病床上眼睁睁看着雷王星毁灭,他心里所想的竟然是……

“如果你以为雇佣关系可以命令我,那你可要晃晃脑子,听听里面哐当哐当,是不是都是水声。“

“雷狮,我一直都在公事公办,你如果不配合我也没办法!”

雷狮生来就该克他,总是话不投机半句多。安迷修怒视雷狮,这个男人真是向导中的一朵奇葩,行为冷酷无情,嘴巴又坏到极致,偏偏迷人得要命,别看他做的事多么过火与疯狂,整个星际里追逐他步伐的粉丝不比当红偶像少。

“啧……安迷修!你……!”

你是真的傻子吧!上面说什么就是什么!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!雷王星的事情也敢管,生怕自己死得不够快吧!

雷狮恶狠狠地咽下嘴边的骂声,扭头就走。

“雷狮!”

“离我远点!”

哇……真是熟悉的画面,一如既往的不欢而散。他们现在的关系,真是比刚见面的时候还不如了。

安迷修坐在那,手指拨弄两下头发,忽然想起一件事。

没错,他想要质问雷狮关于雷王星的事,也想知道为什么要跑去做海盗。但是还有一件事,说不上来为什么,但就是非常在意,下次一定要找机会问——为什么卡米尔完全没有长大?

上一次见面还是大婚的时候,当时已经15岁的少年安安静静,一双蓝色的眼珠清澈明朗,穿着崭新的黑金色礼服,身姿挺拔,一看就是会成为哨兵的好苗子。他从不远处走来,右手摘下礼帽,放在胸前对新王妃致礼。

“你就是雷狮常说的弟弟?”

“是的……王妃殿下,在王宫内请称殿下为三皇子。”

“呃……你说得对。”

按照规矩,婚礼典成之后,新王妃需要和三皇子一起在卧室短暂休息,并接受王室宗亲的致礼。

因此现在新王妃坐在高背椅上,正面是一张镶嵌了白云母雕饰的长方形餐桌,桌上准备了丰富的下午茶,新人可以尽管品尝,王室宗亲则像流水一般从他们面前出现,致礼,得到一件御赐的小物件,然后离开。

然而此时坐在这里的,仅有英朗的新王妃一人,来致礼的王室成员表面尊敬,私底下却忍不住眼神交换,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。

卡米尔不耐烦地皱眉,虽然可以陪安迷修唠嗑两句,但他不能停留太久,而且这里人太多,有很多话不方便说。更何况那些人的目光愈发露骨,连出身都没有的新王妃明显不能对抗。

大哥去哪了?

稍微站了会,王妃身边的礼官就到他耳边小声提醒,他这样停留是不合礼节的,毕竟他身份尴尬,能够走到王妃面前都是因为三皇子提前打了招呼。

不然凭他的身份,既不会有这身新衣服,也不可能站在人前。

卡米尔只好点点头,再次向安迷修行礼,接过一件打了丝带的金色餐具,离开了新婚夫妇卧室。

晚上是王室内部的舞会,由新婚夫妇开场。

临开场前五分钟,雷狮终于现身,相比急得上火的王室成员,安迷修冷静地吃着三明治,还问雷狮要不要来一口。

雷狮笑了一下,抓住安迷修的手腕低头咬了一口,啃掉大半个三明治之后又喝了一口安迷修的茶。

“这什么玩意,这么甜。”

“卡米尔送来的。”

“哦。”

礼官焦急地拖走雷狮,要给他换身礼服。

“三皇子殿下,舞会快要开始了,请您移步。”

雷狮几口咬掉安迷修吃剩的三明治,手肘搭在膝盖上,无视焦急的礼官。

“你学会女步没,别借机报复把我的脚踩烂。”

借机报复吧还是借机报复吧,安迷修这么想着,接过女仆递来的热毛巾擦了擦手。

新婚夫妇姗姗来迟,新王妃又换了一套礼服,白底蓝边,肩披绶带。耀眼的笑容竟然惹得不少贵族女性瞩目,如果没有和三皇子结合,他又该入多少少女的梦境啊。

但是比新王妃更惹眼的,毫无疑问是三皇子。

他被送出雷王星的时候还是个孩子,再次回国却已经出落成拥有魔性之美的男人。按照传统,王室成员的容貌是尊贵的,出行应佩戴面具。然而只有今天是例外,历史记载中认为,大婚这一天应使所有民众得到这份荣宠,有机会窥见王室成员的容貌。因此今日在场所有人都能一睹三皇子的风采,却不犯法。

雷太子冷着脸,棱角锋利的面具遮住他大半表情。等雷狮和新王妃跳完,就由他代替行动不便的王,与新王妃引领第二支舞。

一看到雷狮的脸孔就要作呕,何况是和他的人跳舞,雷太子不耐烦地想着。

第一支开场舞结束之后,雷太子弯腰躬身向一脸倦怠的王示意。满脸周围的老国王挥了挥手,让他去。浑浊的眼睛看着舞池,视线聚焦在新王妃身上。

谁都没想到雷狮会接受结合,并且结合对象还是一个男人。老国王叹口气,眼看着送出去的孩子成长得如此俊美优秀,内心不禁对当年的决定有一丝后悔。

当年情势不顺,不得不送一个孩子做质子,本想送个伯爵家的孩子过去,却被人临场绊了一跤,不得已挑了较小的皇子送走,现在回想起来,真是天意弄人。

雷太子阴着半张脸走进舞池,雷狮站在舞池中央,等雷太子走得足够近,才用两人都能听到的声音打起招呼。

“我回来了,太子殿下,意不意外?”

安迷修听见了,但是目不斜视,紧紧盯着戴着面具的雷太子,只见他仿佛没听见似的,走到安迷修身边,对他伸出手。

“Shall we dance,your  hightness?”

“我很荣幸。”

雷狮目的达成,退入人群之中,不合礼数地拒绝了其他人的邀约,拿了杯香槟坐一边当壁花去了。

没多久,安迷修就发现雷狮身边多了一人,白天见过的卡米尔坐在雷狮身边,两人小声交谈,无人敢上前打扰。

这是第一次,也是再见之前的最后一次见面。

但是已经五年过去,15岁又正是长身体的时候。从雷狮就能看出来,雷王星王室的基因极好,即使觉醒成了向导,也兼具了不低于哨兵的能力,18岁了还在抽个子,如今安迷修见了他,都不得不从平视变成仰视。

卡米尔为什么没有长大,这次目标会不会跟卡米尔有关。如果跟卡米尔有关,那雷狮的焦躁就有了解释。

以雷狮不受人胁迫的性格来说,拒绝合作是正常操作,愿意合作才是事出有异必作妖。

他很急……非常急,迫切地想要得到‘那个’,哪怕是跟丹尼尔合作,或者跟他合作。

安迷修的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其一,雷狮可能跟丹尼尔有秘密协定,与他本人甚至整个雷王星有关。

其二,雷狮觉得‘那个’可以解决卡米尔的问题,而且时间已经迫在眉睫。

既然如此,虽然雷狮是个混蛋,但好歹是个爱护亲人……弟弟的混蛋。哪怕他再不情愿合作,也要把信息从他嘴里撬出来,尽快完成这次任务。

安迷修理了理衣服,从雷狮让他待着的房间里伸出头。

他现在就得去找雷狮,哪怕摁着他的头也要把信息撬出来。安迷修冷静地考虑了会当年两人的较量,是几胜几负来着,思考了一会儿,他决定先去找卡米尔。

有些推测太过大胆,需要证据。

安迷修在船舱里一边打转一边记忆路线,当他又一次像无头苍蝇那样走进某扇门后——嘴里塞着饼干的雷狮震惊地回过头,眼睛瞪得圆圆的,嘴边还沾着饼干沫。



看什么看,没看过偷吃啊!

没见过啊!


安迷修在心里嚎叫着说,并开始考虑自己被杀人灭口的可能性。




TBC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2)
热度(141)

© 你的萧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