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期:雷安,杂食,BG不可

如果你觉得写手唯一的支出是键盘,那我一定用机械键盘打破你的头,让你知道什么是硬核系写手。

【雷安】深海之下(4)

总裁雷X人鱼安

是过去时间线






回想起来那天真是个无与伦比的好天气,阳光、沙滩、海浪还有败者的叫嚣回荡在空中。

作为雷家最出彩的第三个儿子,雷狮自小接受的是精英教育,但这并不妨碍他对着逃离的直升机竖中指——那个愚蠢又自大,仅比自己早出生几年的男人像条落水狗一样,在啸叫的枪火中狼狈抛弃研究所,甚至连研究资料都没来得及带走,就登上直升机疯狂逃离这座公海上的小岛。

“废物。”

雷狮穿着作战服在人群中坐下,单脚一提压在指挥台上。几名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挤在房间角落里,试图和铁灰色的墙壁融为一体。又像一群取暖的胖企鹅,在黑洞洞的枪口下只有沉默。

真正的BOSS抛弃他们遁逃,保护小岛的佣兵更是四散而逃,区区几个成天泡在研究室的男人,哪里敢直面正规军。又不是老太公上吊,活的不耐烦了。

卡米尔站在他身侧,随身终端链接了控制台,正在复制拷贝所有资料记录。雷狮无趣地坐在原地,无处安放的大长腿通通压上指挥台。

那个混蛋大哥估计是死也没想到,他竟然可以带队从峭壁那一侧,硬生生爬上了小岛的最高峰。接着迂回绕行,直接包抄了研究所守株待兔,等他一出现,被树林与吉利服掩护下的队伍冲了出来,差点直接用子弹把他们烤熟了。

海岸边上,卡米尔望着直升机消失的轨迹问他。

“大哥,不追吗?”

放虎归山是兵家大忌,今天放跑了他,下回再见可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

“耐心点,有的是机会。”

猫捉老鼠有的是机会,不急于一时。真要把人直接一锅端了,又没有什么新乐子,这日子还让人怎么过。

少年还不太明白大人的恶趣味,但是摸着后脑勺的手掌令人感到安全和温暖,于是也不说话了。

“老大,他们怎么处理?”

亚森走上前几步,在雷狮正面不远处停下,询问他处理人质的方式。他是这次的小组领队,作战服下是紧绷的肌肉杀气满溢的气势,若是心理素质不强的人看见,说不定会以为巨石强森出现在他面前,吓得三魂并做一魂。

雷狮眼皮也没抬,划开手机开始玩俄罗斯方块。

“喂鱼。”

“好的老大。”

‘胖企鹅们’哆嗦起来,为这个不合理的决定愤怒,却不敢发声。强壮的持械人员驱赶他们向门口走去,他们慌乱地小声哭泣,踉跄着被枪口顶住后背,赶鸭子一般被赶向门口。

卡米尔看着立体显示屏上跳跃着的数据与不断变化的文本,忽然眉头一皱,身体转了半圈,喊住驱赶研究者的雇佣兵。

“等一下!”

佣兵犹豫了一下,尽管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少年是老板的弟弟兼军师,但要说他能不能指挥得动其他人,可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“停下。”雷狮的注意力依旧在手机上,拇指飞快地摁着数字键,享受消除的快乐。

既然老大发话,雇佣兵看了看彼此,枪口依旧顶着那些白大褂,却没有强迫他们继续走了。

“大哥,我怀疑水里有退路。”

“哦?”

雷狮保存了挑战记录,抬头看向那几个面露恐惧的研究员。他没有问卡米尔是如何判断的,反而勾勾手指,让人把白大褂推到他眼前来。

战栗的研究员被迫从门口转移,朝着雷狮走去。

“我倒是没想到,几个科研死宅还能给自己在水里安排退路。”雷狮兴致勃勃地问,“难道你们给自己铺了一条海底隧道?”

这里是公海,距离最近的国家有几百海里,可不是一排木筏能到达的距离。更何况海上天气多变,这些人看上去也不像和大海打过交道的样子——难道他们真的在海底给自己留了个求生隧道。

研究员面面相觑,面如白纸,浑身发抖几乎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恶劣的三皇子嘴角一勾。

“就地枪决。”

这个决定一出,便晕倒了一个研究员,雇佣兵嘻嘻哈哈地笑了,很显然,就地枪决可比一个个丢进海里麻溜轻松。

没等他们惨叫, 就有人他们驱赶开,用不透光的黑布绑住了每个人的眼睛。摁着他们的人,勒令他们跪下,子弹上膛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。

“等等。”

恶魔的嗓音不知又要带来什么决定,生命犹如风中残烛一般的人们颤抖着,苍白一片的脑中嗡嗡作响,危害级别最高的龙卷风在身体里扫荡,恐惧化作实体的恶魔,就坐在他们跪着的方向不远处,靠着操作台,吐息之间决定他们的生死。

“那个,对,第三个。”

雇佣兵从白大褂中拖出一人,丢在雷狮面前。他几乎站不起来,只能任由粗糙的手掌抓着他的后背,两条细腿在不合身的黑色长裤中挣扎几下,膝盖凌空几秒,接着便被丢在地上,像丢垃圾一样随手。

‘他’看起来有四五十岁了,一头短发被狗啃过似的,不合身的白大褂空荡荡地挂在肩上,绑住眼睛的黑布早已被眼泪濡湿,嘴唇哆嗦着,肩膀僵硬着不敢乱动。

“虽然你们做人体研究一样该死,但是……”

恶魔拉长了转折,刻意地折磨他们。

“但是女士有权利在这时候居后。”

雇佣兵们惊讶地看了看那个假小子一样的女人,又笑了起来。

这时,咣地一声,地板发出了被重物砸中的声音。长时间惊惧的情绪,被点破的后路,甚至他们拼命保护的女性也被发现了,终于有人扛不住压力,应激反应瞬间到达了顶峰,整个人晕厥过去,栽倒在地上,像一大块巨型垃圾。

原本还低喘着喊救命的人们顿时没了声响,一个个像被掐住了脖子的鹅。伴随着雷狮的嗤笑声,绝望的灰色终于蔓延到了每一个人的头上,最后的希望也随着女人被发现而熄灭,那些苍白的脸终于颓然地暗了下去,彻底放弃了生的希望。

枪响了几次已经分辨不清了,萨拉,研究员中唯一的女性跪坐在地上,一直到枪声停下,双臂才开始颤抖。漫长的空白时间仿佛在告诉她,其他人都已经被枪决,但雷狮确实如他承诺的那样,将她放在了所有人的后面。

该轮到她了……下一个就是她了,但是枪声什么时候才会响起。不行……不能死……如果自己死了,那个孩子要怎么办。尽管研究所的保护能让他不被这个男人发现,但他还不知道研究所发生了什么,再也没人给他喂食了,能够从触电网里钻进来的鱼类根本不够他的食量……他会被活活饿死的!

最起码……最起码关闭触电网,等他哪天饿得不行的时候,能够顺利逃出去!

震颤的手臂瑟缩在宽大的袖管里,一想到身后还有不知何时到来的子弹,萨拉几乎要崩溃,但是自己的性命,怎么比得上那人呢。他可能,也许是世上最后的珍稀物种,而人类却多达几十亿,自己的性命与他相比,根本不值一提。

更何况……他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……恭谦有礼,温顺和善,强壮却从未欺凌他人,与其说是野兽,倒不如说他早已是个人类了呀。他是自己的孩子,怎么可能眼睁睁等他活活饿死呢。

不要再颤抖了!你还有要做的事!

咔哒,子弹上膛了——她没时间了!

空荡荡的袖管里落下一根针管,雇佣兵们觉得他们没有什么威胁,甚至没有搜身,也因此没有发现研究员中有一名女性,以及她身上携带的药剂。

萨拉保持着跪坐在地上姿势,手腕在宽大的袖管里活动了一下, 转手就把针头扎进自己的手腕。针管中的恒定压强感受到外界压强变化,一下子就把透明的针剂注入萨拉的身体。

几秒钟后,原本颓然跪在地上的女人突然暴起,窜到指挥台旁,一下子撞开了正专注于文件传输的卡米尔。

快……动作快……!

锵,四个连续的锁定音让雷狮眉头一挑。卡米尔翻身跳起,冲向攻击了他的女人。

“呃……!”操作台前的女人软倒下去,露出卡米尔的脸。

卡米尔皱着眉,看了看自己的手,又看了看躺在地上,年龄足以做他长辈的女性。自己是不是太用力了,他一掌下去仿佛不是把人打晕,而是直接打死了。

雷狮终于纡尊降贵把大腿长放在地上,转而去看因为刷了指纹而弹出的按钮。

“没事,就是晕了。”雷狮揉了揉堂弟的头,看着红色大按钮。

亚森这才回过神,立刻大喊一声,把陷入突发环境的团员喊醒。

“搜索整个房间!”

雇佣兵四散开,一组人立刻去确保大门没有被锁,另一组人散开自觉把操作台以及雷狮兄弟保护起来,剩下的人开始检查研究室每一块区域,寻找刚才的锁定音,确认是否会对对他们造成危险。

卡米尔翻了翻已经解读获得的资料,忽然想到了什么,抬起头看雷狮,嘴唇微微一动,还没开口,只见雷狮啪地按下了那个红色按钮,一脸无所谓地看了看他。

emmmm

卡米尔咽下了那句大哥我没查到你不要……算了算了,他应该想到大哥就是这样的性子,不搞事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也不可能的。

也不知道是雷狮运气实在太好,还是太不好。需要指纹才能打开的抽屉里的按钮,他瞎按下去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生。不过没关系,答案就在这些文件中,所有疑惑迟早都能被解答。

“老大,没发现。”

亚森的报告获得雷狮一声嗤笑。

“刚才那个要是炸弹,你就下辈子再跟我报告吧。”

亚瑟一下子脸色涨红,他知道雷狮是在说他没有派人搜身研究员的错误。可雷狮说得对,那确实是他自大了。身高接近两米的男人鼓着一身肌肉,梗着脖子不说话了。

“大哥,是显示屏的问题……这个显示屏可以收起,现在却锁住了。”

“看看显示屏后面有什么秘密。”

“好的大哥。”

卡米尔紧锣密鼓地操作起来,雷狮转身看了看被枪声吓晕了一地的白大褂,想了想。他们用活人做人体实验,今天也是活该栽倒他手上。

“丢去喂鲨鱼。”

“是!”

“大哥,解锁了。”

显示屏缓缓升起,雷狮看着缓缓卷起的显示屏,心里不知怎么有点焦躁,又有点兴奋。像是小孩在迷宫中行走,忽然见到一个隐约透着光的拐角。大概是出口吧,这样想着心里就兴奋了起来。可又有些不同,说不上来,像是有什么玩意要从血液里冲出来,兴奋至极。

蓝色投影已经关闭,粼粼的波光逐渐从灰色的巨幕后露出。

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那片水光,谁能想到研究所竟然还开了个景观窗口,用来观赏海底美景呢。巨大的特殊玻璃窗后露出了海洋的横截面。细长的海草伴着鲜艳的珊瑚礁,小型鱼群在礁石间穿梭,巨大的海星缓缓伸出触手,吸取海洋中的浮游生物作为养分,最难能可贵的便是清澈的海水,应和了阳光,营造出一片和谐美好的环境。

“发什么楞!干活!”

亚森喝了一声,雇佣兵们如梦初醒,赶紧拖曳这些沉甸甸的肉体。卡米尔看了会数据,对着雷狮摇摇头。

一个研究所既然会在重点位置布置了视窗,就不会是简单的观景作用。但是能说话的都晕过去了,资料又多如山,一时半刻卡米尔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雷狮只好无趣地坐了下来,掏出手机。

研究所的幕后BOSS逃跑,研究员马上拖去喂鱼,雷狮甚至想要不要叫直升机来接他回去。但是一看卡米尔还在认真研究的样子,俄罗斯方块也是到哪里都能玩。于是雷狮手指一划,关闭了通讯页,打开了游戏。

亚森检查了晕厥过去的女性研究员,一把拽起对方的衣襟,像拖麻袋一样地在地上拖行。所有人都在忙,谁都没看到窗后的海水中逐渐成型的漩涡——直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击上来。

磅!

巨大的撞击声震动了整个房间, 雇佣兵们手忙脚乱地丢开瘫软的身体,就近围成一圈,枪口向外瞄准。

发生了什么!是炸弹吗!难道那个混蛋真的这么丧心病狂,会在遍布珍贵资料的研究所里埋炸弹,哪怕为此毁去所有也在所不惜。枪口一阵乱扫,眼前却一个目标都没有找到。

雷狮站了起来,走到卡米尔身边,跟他一样抬头。

被人不惜生命也要掩盖的视窗龟裂出无数的网花。所幸海底视窗的玻璃是双层的,这雷霆一击也只是打碎了外侧的玻璃。两层玻璃之间的夹层中填充的特殊材质遇水膨胀,并牢牢粘附在仅剩的玻璃上,一方面堵住了可能的缺口,阻止玻璃飞溅,另一方面也能阻止下一次攻击。

研究室暂时没有安全问题,可问题是,海水中一片宁静,原本游荡的小鱼都不见了,只剩不能动弹的植物以及不方便移动的贝类——是谁发起了攻击。

攻击者就像隐形了一般,在海水中发动了猛烈一击就消失了。留下一个巨大的悬念,反倒使得被惊吓的人更加惶惶不安。

“有趣。”雷狮把手机揣进口袋里,拉开嘴角露出倍感兴趣的眼神,伸手一勾刚才随手丢在操作台上的枪支塞进后腰。

“走,卡米尔,去看看他们究竟养了什么海底猛兽。”

“大哥……”

雷狮兴头一上来几乎无法阻止,卡米尔认命地从身边的佣兵身上抽走一支手枪,和雷狮一样塞进后腰,跟着他走出研究室。

“老大!这些玩意怎么办啊!”

亚森踢了踢趴了一地的白大褂。

“随便你。”

雷狮的声音飘飘荡荡,尾音几乎消失不见。亚瑟看了看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白大褂,不耐烦地皱眉。

“先绑起来随便找个房间塞了。”

雷狮和卡米尔乘坐电梯回到地面上,沿着一条玻璃栈道直通海面。一艘快艇随着荡漾的海波在水中起伏,雷狮跳上去,找到撬棍直接撬开了操纵台下方的铁板。他从腿侧拔出军刀,找到目标后削断了电线外裹缠的塑胶,挑出需要的金属部分,再重新链接在一起。

卡米尔已经穿好了救生衣,给雷狮也拿了一件。雷狮指了指浅表的海水,露出不屑的笑容。更何况万一真的有什么怪物被养在这片水域里,浮在水面上不见得是安全的行为。

见状卡米尔也想脱掉救生衣,却被雷狮摁住了头,直接一脚油门开出了快艇。卡米尔顺着惯力后退两步,幸好雷狮抓住了他的肩膀,一下子把他拖回自己身后。

游艇在海面上巡游一圈,海鸥从白色的浪花中穿过,海面上一片岁月静好的景象。开了两圈什么都没看见,雷狮松开方向盘交接给卡米尔,走到边上一脚踩上船舷,仔细地望着清澈的海面。

远处又出现新的马达声,亚森带了一小队荷枪实弹的雇佣兵跟上来了。他们分了两艘船,每艘船上都配置了大型重火力,快艇的吃水线相比两兄弟的船沉更多。

雷狮看了看亚森的船队,思考片刻就放弃了。

或许,雷狮想,如果海中的怪物有智力的话,他会像自己一样,先去搞定亚森。毕竟他们的船吃水那么深,直接掀了把人拖进海里,直接就能团灭他们。

“大哥?”见雷狮笑得诡异,卡米尔侧头。

“那个混蛋果然养了很有趣的东西。”

“大哥你已经知道了吗?”

“很快就会知道。”

巨大的白云顺着风向漂流而至,遮住了头顶的烈日,投下大片的阴影,包裹了雷狮和亚瑟的船只。海浪翻滚着,抛玩轻便的小船。

“啊。”

“怎么?”

“没事,大哥,风太大,头发迷着眼睛了。”

晴朗的天空下,阴影悄然而至,风浪如影随形——要出事了。












评论(2)
热度(87)

© 你的萧哥 | Powered by LOFTER